鄉村獵艷小說《絕色小姨的誘惑》的作者是風晚樓。主要講述了男主角放浪情場的故事。…

小說試讀

第一章夏日春情

正午,夏日的烈陽如同催情散一樣,讓人身體里邪火翻滾,心緒躁動。桃花村,蕭塵正趴在一棟老舊房子的墻頭通過一個小孔朝著里面張望,蕭塵嘴角都滲出幾滴口水了,臉色更是一片潮紅……

“我說你慢點,弄疼我了,也不知道你一個女人哪來這么大的力氣。”一個嬌柔卻帶著無限魅惑在房間里響起來,蕭塵對這個聲音很熟悉,這是隔壁胡嬸。

“這還不是被逼的么?村里的男人都他媽的不舉了,我也只能充當男人了,男人不都這樣用力?”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,這聲音就顯的有些粗狂,說的話題更讓人面紅耳赤。

桃花村,多美的名字啊,但從三年前開始,這個名字卻成為了附近其他村里人的笑柄。因為桃花村里所有的男人都在一夜間成為了不舉,沒有例外,從七十歲老頭到十歲小孩,只要是雄性動物都無一幸免。

最讓人抓狂的是,就算是外來的男人和桃花村的女人做了那事,也會成為不舉,而且,無論他們找到哪家醫院,醫生得出的結論就是——終生無法治愈。

雖然這個事情沒公開,但這卻是不爭的事實!

因為村里的男人剛成不舉的時候,很多村里的女人便耐不住寂寞,和外面的男人不清不楚,搞偷情。

結果無一幸免的,那些男人都成了不舉,從此桃花村的女人便被附近所有的男人列為禁忌,稱為不祥的女人,就算送上門去,光棍都不愿意碰一下。

所以桃花村的女人算的上是在守活寡!

另外一個女人聲音雖然不好聽,但身材卻是一流的,平時蕭塵也常常見到她,是村子東頭的翠花,沒事就來胡嬸家串門。

但是蕭塵沒想到的是,胡嬸和翠花兩人竟然會在房間里干這樣見不得人的事。這本應該是男女應該干的事啊!

翠花嬸子現在正光著身子趴在胡嬸身上,而翠花手里正拿著一根老黃瓜在胡嬸的下面鼓搗著……

這尼瑪,真是暴殄天物啊!蕭塵看著這么兩個如花似玉的女人自己在房間里解決這樣的問題,心中就是一陣感嘆。要不是那場怪病,蕭塵完全可以幫助胡嬸和翠花嬸子解決問題的啊!

“別說話了,趕緊的吧,癢死我了,快點舔舔。挨千刀的男人,怎么就都不舉了呢,偷情也只能找個女人。”

“誰說不是?不過你也就知足吧,現在我可比那些男人強多了,你說是不是啊浪蹄子。”

“嗯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再快點……”

“對了,旁邊的那個蕭塵小子,據說不是可以的么?浪蹄子,你沒找他?”翠花一邊在胡嬸身上動彈著,一邊對著身下面的胡嬸道!

“那個臭小子,是比村里那些男人要強一點,但我觀察到了,那個臭小子也不過是中午的時候,那個玩意能硬起來幾分鐘,那能干啥?”

……

呻吟聲在這寂靜的中午,配合著太陽的毒辣,讓人幻覺叢生。蕭塵的眼睛瞪的有些太久了,很是干澀,但蕭塵卻舍不得眨一下。胡嬸那碩大的雙峰,顫啊顫的,讓人好想摸一把。

特別是胡嬸那茂密的黑森林濕漉漉的,在陽光的照射下,不時反射出晶瑩的亮光。翠花把頭埋在胡嬸的黑森林上,如同吸著香甜的甘露一樣,發出滋的聲音,要是其他男人看到這一幕,肯定得瘋狂。

可是蕭塵卻只能過干癮,和胡嬸剛剛說的一樣,就是剛剛那一會,蕭塵下面的那個玩意還翹起來了幾分鐘,但是軟趴趴的癱軟下去了!

他媽的賊老天,老子才二十歲不到,還是純情小處男啊,可怎么就成不舉了,該死的老天,你這是要整死我啊。蕭塵心中怒吼著,神情有些無奈。

“誰在外面?”蕭塵因為心中激動,腳下無意間踩到了一片瓦上,瓦片應聲而碎。房間里面頓時響起了一聲嬌喝。

蕭塵想跑,但是沒想到胡嬸和翠花嬸子就那樣光著身子從房間中出來了,那雪白的雙峰在陽光下顫巍巍的,無比挺翹,看的蕭塵眼睛都直了。

這樣的風景,蕭塵只是在網吧的小電影上看到過,但是現在可以真真切切啊。

“是我,胡嬸……”胡嬸和翠花嬸子一出來就看到了蕭塵,蕭塵也只好硬著頭皮應答道。

“小兔崽子,小小年紀不學好,給我進來。”胡嬸那白玉般的小手叉著腰,似乎還故意將雪峰朝著外面挺了挺。

蕭塵聳拉著腦袋,只得從墻頭上翻進去。

蕭塵自從十年前從桃花村后山腰里搬下來之后,就跟胡嬸是鄰居,平時很受胡嬸的照顧,頂的上半個媽。這時候被胡嬸發現了他的不良行為,頓時有些忐忑和臉紅。

走進來后,蕭塵本以為胡嬸和翠花嬸子的女人會收斂一下,最起碼拿件衣服什么的遮擋一下也好。但兩人卻根本沒有這樣做,依舊赤身,眼睛還饒有興致的看著他。那目光,似乎是想要將蕭塵生吞活剝了一樣!

那充滿野性挑逗的目光,讓蕭塵真是有些受不了!他么的我雖然不舉了,但好歹也是個男人啊!

蕭塵本來聳拉著的腦袋,此刻卻是不由的微微抬起了一些,眼睛賊賊的朝著胡嬸和翠花掃去。

在墻頭上看和這么近距離看又是不一樣的感受,況且一股女人特有的芳香從黑森林中傳出來,讓蕭塵的腦神經極度興奮。

他不知道村里其他男人是怎么樣的,但從他自己來說,雖然不舉了,不能舉了。但是作為男人的基本感官還是在的,看到的女人也會興奮,只是不能真刀真槍的實干而已。

“小塵,嬸子這里好看么?”翠花嬸子看到蕭塵賊賊的眼睛,還故意將那白皙的大腿張開,將下面那桃花源完全展現在蕭塵眼前!

胡嬸也是露出了笑意,和翠花對了一眼后,開口道,“小塵,想女人了?”胡嬸雙手環抱著胸,將兩個雪峰之間都是擠出了一條小溝溝!

“額……胡嬸……這……”

蕭塵從來都沒遇到這樣的情況,心中有些忐忑,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兩個嬸子的問題。

“咯咯,你老實回答我的問題就是了,不然我就把你偷看我們身子的事情告訴村長!”胡嬸一邊笑呵呵的道,一邊故意將身子在蕭塵面前顯露出來。

蕭塵腦袋一陣暈厥,這明明是你們在誘惑我好不好?而且,蕭塵知道,胡嬸這多半是嚇唬自己的言語,但是蕭塵卻是不敢冒險,若是胡嬸真的將這個事情告訴村長了,那蕭塵可就真的不可能在這個桃花村生活下去了!

第二章 野性的誘惑

“好吧,胡嬸……是有點,但是想又有啥用?村里的男人都那樣,中看不中用,哎……”蕭塵無奈的長嘆一口氣,神情說不出來的落寞。

胡嬸微微嘆了一聲,開口道,“也是苦了你了,血氣方剛的小伙子,人長的這么帥,卻是要當一輩子的處男,可惜啊,該死的桃花村,作孽……”

蕭塵沒開口,心中卻是在淚奔,他將近一米八的個子,因為從小在村里長大,跑跑跳跳的,肌肉勻稱,身材更沒得說,外形陽光帥氣,找個漂亮的媳婦,再容易不過,可這萬惡的不舉,毀掉了他的一切。

看到蕭塵不說話,神情落寞,胡嬸眨了眨大大的眼睛,嘴角上揚,露出一絲邪笑。

“小塵,過來,靠近點!”胡嬸用極其發嗲的聲音叫道,那言語中無形當中充滿著一種野性的誘惑!

蕭塵上下打量著胡嬸,那美妙身材,誘惑雙峰,茂密黑森林……,蕭塵朝著胡嬸走了過去。

“胡……嬸,你要干什么?”蕭塵吞咽了一口唾沫,結巴的說道。

“怕什么,嬸又不會吃了你?”胡嬸一邊說著,一邊看了翠花一眼,兩人眼中充滿狡黠。

“我這不是緊張,是……”蕭塵本想解釋,但是話卻被卡住,因為他找不出什么理由來解釋他當下的狀況。胡嬸“咯咯”笑了起來,笑的花枝亂顫,雙峰上下抖動,如同波浪一般,波濤洶涌。

“小塵,嬸子的好看么?想不想摸一把?”等到蕭塵走到離胡嬸稍微近了一點,胡嬸一把將自己的雪峰抓住,朝著蕭塵靠近過來。

“啊……”蕭塵再次吞咽了一口口水,本想說不的,但是腦袋卻是不由自主的點點頭!

胡嬸微微一笑,在蕭塵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,伸手一把將蕭塵的大手拿著,朝著自己的雪峰上覆蓋上去!

滑嫩,柔軟,富有彈性,一連串詞匯從蕭塵腦子里涌出來,但卻依舊無法表達他此刻的觸感。

“好摸嗎?”胡嬸的半個身子都依偎在蕭塵的懷里去了。

“好摸……”蕭塵喉嚨咕隆了一下,聲音有些顫抖的道。蕭塵之前除了和小姨拉手之外,是連其他女人的手都是沒碰過啊!

“那再用力點……”胡嬸一邊扭動著身子,嘴里一邊嬌嗔著道。那神情甚至享受,男人的手掌永遠是女人比不了的,此刻的他被大手掌摸的春心蕩漾,下面再次濕的一塌糊涂。

蕭塵聽到這話,哪里還會在留情,用力揉了起來……

蕭塵的魔掌似乎有一股強大的威力一樣,一陣揉捏,頓時讓胡嬸一下呻吟出來,滿屋的春光無限蔓延。

揉捏十幾下之后,蕭塵的鼻子微微動了下,因為他聞到了讓他興奮不已的芳香,蕭塵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向著胡嬸下面的黑森林看去……

那個地方早就是一片洪水泛濫了……蕭塵的大手仿佛是被一種神秘的力量牽引著,朝著胡嬸的下面移動而去!

“臭小子,膽子是越來越大啊……”眼看蕭塵的大手都快要觸碰到胡嬸下面那個神秘的芳草萋萋地了,胡嬸身體一陣扭動,大腿恰好是將蕭塵的大手夾住在大腿中間,胡嬸更是意亂情迷中看著蕭塵。

“嘿嘿,誰叫胡嬸這么充滿誘惑了?”蕭塵有些邪惡的笑道,有了良好開始,難道他還怕什么么?

“小嘴真甜……來吧,嬸子今天就讓你摸個夠……”胡嬸開口調笑著,主動的將自己的雙腿打開,露出了神秘誘惑的黑森林。

在這樣的誘惑下,蕭塵哪里還能忍得住,手掌在胡嬸的大腿根部摸索了兩下,便要探索讓他神往的神秘地帶,可是就在這時候,卻是傳來一陣悅耳的女聲。

“蕭塵!開門,小姨來看你了。”

聽到喊叫聲,蕭塵瞬間打了個冷戰,這是小姨來了啊!蕭塵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胡嬸,開口道,“胡嬸,翠花嬸子,我小姨來了,我得回去了!”

蕭塵說完,不等胡嬸和翠花說什么,直接跑出了屋子,從隔壁的墻壁翻回到了自己的家中。

他整理了整理衣物,稍微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,確定沒什么遺漏的地方才將自家大門打了開來。

頓時,一張精致無比的臉龐出現在了眼前,柳葉彎眉,性感紅唇,大而充滿靈性的眼睛,配上典型的瓜子臉,標準的美女臉蛋便已生成。

上面是一件白色的低領t恤,有些緊繃著,將她完美的身材襯托的淋漓盡致。完美碩大的雙峰,渾圓結實的臀部,讓任何男人都抵擋不住。

而且明明已經三十歲,但樣子永遠如同少女一般,不留歲月的痕跡,這就是他又愛又怕的妖孽小姨,周曉娜。

“發什么愣呢?沒看到我拿著這么多東西?還不搭把手?”周曉娜看到蕭塵發呆,秀眉微微一皺,開口嗔道。

那小蠻腰一扭,還故意將胸前的大波在蕭塵面前晃蕩了一下!

只是她的聲音實在太過清脆,雖是嗔怪,但卻跟撒嬌一樣。蕭塵整個身子都酥了,開口嘟囔道,“小姨,你的聲音能不能不這么誘人嗎?”

“咦?你也知道誘人?看來我們家小塵長大了哦!”周曉娜驚訝的開口道,但眼神中卻是閃過一絲狡黠。那嬌媚的目光對著蕭塵眨了一下,弄得蕭塵感覺魂魄都是快要出竅了!

“小姨,當然啊,若不是因為我是不舉的話,嘿嘿,看到小姨,只怕我早就是沖動了……”說著蕭塵的神情微微露出一絲失落。

周秀娜眉頭微微一挑,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臉邊上的頭發,輕聲開口道,“不舉怎么了?不舉了也是個色小子,廢話少說,把東西給我拿進去。”

“小姨,不先抱一個啊!從小到大你每次見面我們都會抱一下的嘛!”蕭塵看著周秀娜那飽滿的雙峰,心中不忍的有些期待。

“好吧好吧!臭小子,來抱一下。”周秀娜嘴角上揚,露出一個妖媚的笑容,開口道。

蕭塵眼中露出喜色,走上前一把將周秀娜抱了住。周秀娜以前喜歡抱蕭塵,是因為他那時候小屁孩一個,但現在跟蕭塵擁抱,完全是被蕭塵抱在懷里的,感覺跟情侶一樣。

第三章妖孽小姨找上門

抱著自己妖媚的小姨,蕭塵的神情說不出來的享受。小姨雖然身材嬌小,但是卻是典型的前凸后翹,哪怕隔著衣服,他也能感受到那雙峰的宏偉。

“小姨,你的懷抱真溫暖!”蕭塵開口說道,聲調顯的有些急促,而大手不由自主的在小姨的后背上輕輕滑動著,而且還有朝著小姨下面滑動的趨勢……

“差不多就行了啊,先進去再說!”周秀娜輕輕將蕭塵從懷里推開,今天被蕭塵這樣撫摸了一陣,小姨竟然感覺到心中有些異樣的感覺!蕭塵的大手這樣在自己身上滑動,周曉娜渾身都是有些燥熱,甚至下面還有些癢癢的!

蕭塵戀戀不舍的放開了自己的小姨,“好吧!”

說完蕭塵將周秀娜手中的幾個皮箱接過便轉身進了自己的屋子,周秀娜看著自己蕭塵那高大的身形,勻稱的身材,想起剛才抱他時的那種結實感,秀臉不由的微微泛紅。

“這小子真的長大了。”小姨心中暗嘆一聲,也是轉身跟著蕭塵一起走入了屋子。

蕭塵是獨門獨院,外面看起來老舊的一塌糊涂,跟桃花村里其他的房子沒啥區別。但進入屋子里卻完全變的不一樣了,裝修的不算豪華,但卻也是精致的很,在這桃花村絕對是頭一份的。

這房子是周秀娜掏錢裝修的,所以并不稀奇,只是一抬頭看到客廳上那貼著的幾張海報,臉色就便的有點不自然起來。

“臭小子,你不是說不舉,屋子里貼上這么多美女照片干什么?”周秀娜開口罵道,墻上貼著的那些雜貨片,周秀娜都是知道的,什么波多野結衣啊,蒼老師啊……

蕭塵將手里的東西放下,收起了嬉皮笑臉的神情,嚴肅的開口道,“小姨,我是不舉了,可我才十九歲,二十歲還沒有呢,當然不能放棄治療,看著這些照片有助于我治療,說不定哪天忽然就好了。”

周秀娜眨巴了下眼睛,開口問道,“那效果怎么樣?”

“還不錯,我覺得多少有點效果。”蕭塵開口說道,眼睛謹慎的盯著自己的小姨,他總覺得他小姨這么問他是有目的的。

果然周秀娜臉上露出了妖精般的笑容,誘惑的道,“真的?那這樣吧,回頭我帶你去見見真的,說不定比這畫上的療效更好。”

蕭塵眼睛瞪的大大的,開口道,“小姨,你能嚴肅點嗎?我是你外甥。”

“正因為你是我外甥,我才為你著想,其他人我理都不愛理。”周秀娜很霸道的說道。

蕭塵無奈,再次敗在小姨的淫威之下,只好再次轉移話題,開口道,“小姨,你不是一般都一個月才來看我一次嗎?這次怎么才隔了半個月就來了?”

周秀娜住在城里,離桃花村有二個小時的車程,所以一般也很少來。

聽到蕭塵的問話,周秀娜的神情微微暗了一下,開口道,“本來是不該和你說的,不過你現在也成年了,我就沒什么顧忌了。你姨夫是個王八蛋,三十好幾的人了,每天混在夜店勾引十七八歲的小姑娘,今天早上還打了我一巴掌。該死的混蛋,我不打算跟他過了,這次回來就不回去了。”

“我靠,這混蛋敢欺負你,走,我去揍死他。”蕭塵神情激動說道,從小沒有父母在身邊的他,是周秀娜給了他親情,給了他母愛般的呵護,敢欺負小姨的人,他敢拼命。

周秀娜眼圈紅紅的,不過卻是擠出一絲笑容,開口道,“你這臭小子,還是這么沖動,你還不知道你小姨是什么人?我能吃得了虧?”

蕭塵神情微微一怔,隨后才想通,對啊,自己的小姨是誰啊,那是妖孽中的妖孽,能吃了虧才怪。

“嘿嘿,那倒是,那個混蛋現在怎么樣了?”蕭塵知道,小姨出手,必然招招必中。

周秀娜臉上露出了一絲狠辣,開口道,“他啊,現在正在醫院里躺著呢,小弟弟能不能保住就不知道了,反正臉毀容是跑不了。”

蕭塵下意識的掃了一下自己的下體感覺涼颼颼的,伸出大拇指對周秀娜道,“小姨不愧是小姨,就是猛,那混蛋活該。”

“行了,別提他了,聽著就煩。好了,昨晚上我一夜沒睡,現在小姨我困的很,先睡一會,晚上起來給你做晚飯。”周秀娜說著,伸了個懶腰,站起來直接朝著蕭塵的臥室走去。

蕭塵便也跟著打算進去,卻是在門口被他小姨攔了下來。

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周秀娜溫柔的用小手將蕭塵推出去,開口道。小姨一邊說著話,眼神一邊嫵媚的看著蕭塵!

“小姨,說實話,我還沒午休呢,我也睡一會。”蕭塵開口說道,臉竟然紅了起來。

周秀娜白了他一眼,開口道:“你不知道小姨我睡覺要脫光光的?你跟進來干什么?滾去沙發上睡。”

“小姨,沙發哪里有床好睡?我是個不舉,又不可能做什么,就讓我上……”床字還沒說出來,便聽到甩門的聲音,周秀娜將門直接關了上,還反鎖了起來。

蕭塵傻眼,只能眼露可惜的離去,自從八歲的時候見過一次周秀娜不穿衣服的樣子,這都過去了十一年,卻再沒有過機會。

無聊的他本打算去隔壁胡嬸家打打秋風的,卻是聽到他丈夫張大嘴在外面叫門,這是去不成了,只好呆在家里上網看毛片。

時間匆匆而過,平時習慣性的混日子,玩著電腦的蕭塵并沒有多少時間概念。

忽然,他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,因為他聞到一股香風飄來。

“臭小子,不舉了還看這些破東西,過干癮呢?”還沒等蕭塵反應過來,身后便傳來了他小姨熟悉的聲音。

“小姨,都跟你說了,我這是在治療。能不能以后出現的時候帶點聲響啊,我這沒不舉也得讓你嚇得不舉了。”蕭塵開口抱怨道

周秀娜‘咯咯’笑了起來,開口道,“還真是長大了,都會生氣了。好了,乖,不生氣,小姨給你做你最愛吃的羊鞭炒蒜苔。”

蕭塵頓時眼睛一亮,不過隨后便垮了下來,開口無奈道,“小姨,不帶你這么打擊人的,我上上次就跟你說過了,我現在不舉了,不喜歡吃羊鞭了。”

第四章小姨給你洗澡

“啊?你說過嗎?我給忘了,可是羊鞭都已經買了,總不能扔掉吧?”周秀娜開口抱歉的說道,但眼神中卻露出一絲戲謔。

“額,好吧,那就做吧。”蕭塵第三次被打敗,只好妥協。

周秀娜臉上笑開了花,扭著渾圓的屁股便去做飯了。蕭塵也沒打算去幫忙,那么小的廚房還不夠他小姨自己折騰的。

周秀娜的效率那是杠杠的,很快便做好了飯。

餐桌上,蕭塵大流口水,每次周秀娜來,他就算是過年了,跟平時吃的那些飯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。

“流什么口水啊,開吃吧。”周秀娜看著蕭塵,開口說道。

早就流口水的蕭塵,自然也不客氣,便開始大吃特吃起來。周秀娜并沒有吃幾口,便放下了筷子,看著蕭塵吃飯的樣子,不由的有些失神。

“你的樣子真像你爸,吃飯跟打仗一樣。”周秀娜忽然間開口說道,神情有些恍惚。

‘啪!’

正在夾菜的蕭塵,手一哆嗦,筷子掉在了桌子上,眼睛瞪的如同牛鈴,舌頭有些不舒展的問道:“我爸?”

從小蕭塵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,只知道自己有個小姨。很小的時候他問過小姨,自己的父母是不是死了,但得到的回答是沒有。

還想問下去的時候,他小姨卻是閉口不言,從此之后,他便再沒從周秀娜的嘴里聽到過關于他父母的事情。這么多年過去,他也就習慣了自己沒有父母這件事情,沒想到今天他小姨卻是主動提了起來。

周秀娜神情微微慌亂了一下,不過很快被他掩蓋了過去。

“對啊,你爸,你們的樣子很相像,只不過你比他更帥一些。”周秀娜強行擠出一絲微笑開口說道。

“小姨,我……我爸媽他們到底在哪里?為什么不來見我?”蕭塵說話的聲音都變的有些顫抖,開口問道。

周秀娜的情緒有些波動,稍微沉吟了一下才開口道:“蕭塵,這些以后讓他們來親自告訴你吧,你只要知道他們還活著,而且一直看著關心著你,所以你不要讓他們失望。”

“小姨,我都已經快要二十歲了,難道這事情還不能跟我說嗎?”蕭塵有些急了,開口說道,以前他不問,是覺得自己還小,可能小姨不方便和他說,但現在他有權知道。

周秀娜微微嘆了口氣,然后臉上再次出現了她招牌式的妖媚笑容,開口道:“小子,你怎么不吃羊鞭啊,這可是大補的,來,我給你夾,多吃點。”

說完周秀娜夾起了一根羊鞭放在了蕭塵的碗里。

“小姨,你這轉話題也轉的太生硬了吧?”蕭塵無奈道,小姨跟他耍賴,他還真沒轍。

“行了,乖,別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,這樣,你不是小時候最喜歡小姨給你洗澡嗎?今晚上我就再給你洗一回,怎么樣?”周秀娜眨著魅惑的大眼睛口吐芳蘭的說道。

妖精啊,妖孽啊,這還怎么讓我拒絕?

“好,就這么說定了。”蕭塵想都沒想的就答應了下來,妖孽小姨,魅力難擋。

此刻的蕭塵,早已經將父母的事情,忘在了腦后,這讓周秀娜松了口氣,想起等會要給蕭塵洗澡,哪怕是妖孽如她,也不禁有點臉紅。

但卻又松了口氣,因為這是她早就計劃好的情景,只是一直沒有下定決心實施,直到今天才水到渠成。

懷著蕩漾的春心,蕭塵吃飯可謂是神速,羊鞭什么的來者不拒,他食量很大,幾乎一桌子的菜都掃蕩一空。

“小姨,我吃完了,咱們洗澡吧?”蕭塵一抹嘴,開口急切的說道。

周秀娜捂著嘴‘咯咯’笑了起來,如同黃鸝鳥的叫聲,清脆悅耳,讓蕭塵的心頭再次一蕩。

“你這小子,才剛吃完飯,猴急什么?不知道吃完飯不能立馬洗澡?休息一下吧,等我洗了碗,看會電視,睡覺的時候再洗。”周秀娜開口說道,眼神勾人奪魄的看了蕭塵一眼,便收拾了碗筷去了廚房。

蕭塵則是看著秀美的身影,心急火燎。

周秀娜洗完碗后,便和蕭塵一起看起電視來。她看的入神,蕭塵卻是心不在焉,不時的看看墻上掛著的鐘表。

終于當時針指向十點的位置的時候,蕭塵連上露出了笑容。

“小姨,十點到了,我們洗澡去吧。”

說完蕭塵緊張的看著周秀娜,他怕自己的小姨再次耍無賴,那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不過這次周秀娜卻是沒有讓他失望,伸了個懶腰,開口道:“好吧,你去放熱水,我去準備一下,你去等著我。”

“好的。”蕭塵歡呼一聲,開口說道,然后起身準備去衛生間放水。

只是剛走到衛生間門口他便又有些不踏實,扭身回來朝著周秀娜道:“小姨,你說話算數啊,不能再欺騙我幼小的心靈了。”

周秀娜露出了魅惑笑容,開口道:“看在你這么乖的份上,我決定……”

蕭塵的神情頓時緊張起來,望眼欲穿的看著自己的小姨。周秀娜看到他的樣子,有些好笑。“我決定這次信守承諾,給你洗澡。”

蕭塵瞬間高興起來,高舉雙臂道:“萬歲。”

然后便快樂的跑到了衛生間放水,便放水還邊唱著歌,“我愛洗澡,烏龜跌倒,嗷嗷嗷嗷嗷……”

周秀娜聽到蕭塵扯著破嗓子瞎唱,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同時她好像做了什么決定一樣,眼神中露出一絲決然,然后邁著堅定的步子走向了臥室。

蕭塵這邊放完水后,便將身上本來就不多的衣服,三下五除二的全部脫了下來。本來很開心的他,無意間看到自己的下體,卻是神情一暗。

他的弟弟絕對算得上是巨物,但是此刻卻是無精打采的聳拉著,蕭塵不爽的用手打了一下,“你真是不爭氣,萬惡的桃花村更該死。”

發泄了一通的蕭塵跳入了浴缸,想起等會小姨會給他洗澡,心情總算又好了起來。

跑了十來分鐘,蕭塵忽然聽到一陣腳步聲,從力度上他很快便判斷出來,這是自己的小姨。頓時眼睛興奮的看向衛生間門口。

第五章重塑男人的尊嚴

并沒有讓他等多久,一個俏麗的人影便出現在了門口。

蕭塵的瞳孔瞬間擴大,鼻血瞬間噴涌而出,心中狂喊,小姨,不帶這么誘惑的。

此刻的周秀娜穿著一件蕭塵的大襯衣,里面竟然是真空的,碩大的小白兔晃來晃去。下面更是只穿了一件蕾絲小內內。在襯衣的遮掩下,若隱若現。

“蕭塵,你怎么了?”周秀娜看到蕭塵流了鼻血立馬跑了過來,開口問道。

此刻的周秀娜是站著的,而蕭塵是在浴缸躺著的,因此,蕭塵的眼睛正好從襯衫的縫隙中看到一抹嫩白,于是鼻血流的更洶涌了。

“小姨,我沒事,可能是上火了,流鼻血,洗一下就好,你不用擔心。”蕭塵開口說道,然后用上一把將鼻血抹去。

周秀娜這才松了口氣,只是這時候她才發現蕭塵的眼睛正盯著她的胸脯看的出神,頓時眉頭一挑,開口道:“怎么樣,大嗎?白嗎?”

“當然大,而且很白。”蕭塵吞咽了一口口水下意識的說道。

周秀娜一巴掌就打在了蕭塵的后腦勺,開口道:“小色鬼,連你小姨我的豆腐都吃,就不怕別人戳你脊梁骨?”

蕭塵捂著后腦勺,嬉皮笑臉的開口道:“小姨,雖然你比我親小姨還對我好,但是我記得你說過,你是我外婆抱回來的養女,也就是說,我們是沒有血緣關系的,真到了哪一步,大不了我娶你,誰能說啥?”

周秀娜神情微微一愣,隨后嬌笑了起來,開口道:“你想娶我?我還不嫁給你呢。”

“額,難道因為我是不舉?”蕭塵開口說道,神情再次一暗,這是他永遠的痛啊,該死的不舉。

周秀娜翻了個白眼,開口道:“不舉而已,我要想治,分分鐘就能治好。”

蕭塵最一撇,也翻了個白眼,開口道:“小姨,你不吹牛會死嗎?分分鐘治好?那你怎么不給我治?我可是你親外甥,再說,要是能將桃花村的男人治好,你就發大財了。”

“切,這種錢,我才懶得賺,不過呢,你作為我的親外甥,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。”周秀娜開口說道,眼睛眨巴眨巴的,怎么看都像是在說假話。

蕭塵自然不信,沒有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,而是看向周秀娜道:“小姨,洗澡吧,我都快泡成乳豬了。”

周秀娜,微微一笑,開口道:“好啊,正好我也洗,我陪你。”

說完周秀娜直接將身上的白襯衫脫了下來,頓時一雙巨白兔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了蕭塵的面前,讓蕭塵一陣發呆。

這和他剛才偷摸著看的效果完全不一樣啊,他很想說一句,小姨你瘋了嗎?

可是還沒等他說完,更讓他覺得瘋狂的事情發生了,周秀娜連蕾絲內褲也脫了下來,然后修剪整齊的黑森林出現在了蕭塵的面前。

蕭塵的腦子頓時一片空白,他覺得這個世界太瘋狂了。

他內心中的確想過這么一幕,但是卻屬于男人的意淫。當真正的這一幕出現在他的面前,他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。

而事情不會因為他的發呆而停止,就在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一切的時候,一個光滑的身體便挨著他的肌膚滑了進來。

這種感覺,讓他不由的有些想打顫。

“蕭塵,小姨美嗎?”周秀娜的聲音,在蕭塵的耳邊響起,弄的蕭塵全身酥麻。

不經過大腦思考,蕭塵直接開口道:“美啊。”

“那你想不想摸摸小姨的身體啊。”

“想……啊,不是……”蕭塵一時口快,發現自己似乎說錯話了!

“那就摸吧。”周秀娜的聲音落下,蕭塵便發現他的手被一只嫩滑白皙的小手抓了住,然后不受控制的被她抓著放在了一個渾圓的所在。

好大,好圓,好有彈性。

下意識的他開始揉捏起來,頓時傳來一陣輕微的呻吟聲,讓他難以自拔。

本能的雙手全部上陣赤膊想見,擁抱著,蕭塵的嘴唇貼在了周秀娜性感紅唇上,在周秀娜的帶動下,他由生疏便的熟練,貪婪的熟悉著甘露。

足足纏綿了十幾分鐘,周秀娜的身體發紅,整個人看起來都那么香艷動人。

“蕭塵,想做男人嗎?”周秀娜的聲音如同從九霄上傳來的靡靡之音,讓人如夢如幻。

可是蕭塵卻一個機靈清醒了過來,有些懊惱的道:“小姨,我是不舉……”

這話相當掃興,但是周秀娜卻是露出了笑容,開口道:“之前我說過,不舉在我眼里不算個事,我只想問你,你想做男人嗎?”

“想……”蕭塵哪里能扛得住這樣的誘惑。

“那好,等我一下。”周秀娜說道,然后起身走出了浴缸,火辣的身材讓蕭塵鼻血再次噴出。

并沒有等多久,周秀娜便拿著一個類似化妝品的瓶子走了回來。瓶子上什么圖案都沒有,只寫了三個大字‘一噴大’。

“蕭塵,來,這是我在城里給你帶的藥,叫一噴大,很管用,治療不舉,效果顯著,而且不復發哦。”周秀娜開口說道,眼神中露出狡黠的目光。

蕭塵卻是忍不住的打了個哆嗦,看向自己的小姨,心中忐忑。那所謂的什么‘一噴大’實在太讓他不信任了,一個藍色的瓶子,上面有個噴頭,就三個大字,怎么看都想假冒偽劣產品。

“小姨,你確定這東西管用?不會是被黑心商人騙了吧?”蕭塵開口說道,看向瓶子的眼神異常忌憚。

“當然管用,小姨我能害你嗎?再說,能騙你小姨的商人還沒生出來呢。來來來!給你噴一下,半分鐘立馬見效。”周秀娜開口說道,然后便將蕭塵拉了起來。

還沒來得及往上噴,周秀娜的眼睛頓時露出一絲驚訝,開口道:“你這個怎么這么大?我記得你小時候就一點小丁丁來著。”

“小姨,那是小時候好不好,其實我這個也是在不舉之后才變大的,說起來怪異的很。”蕭塵開口說道。

“哦?怨不得!”周秀娜一臉了然的樣子。

“嗯?小姨,你知道是怎么回事?”蕭塵看到周秀娜的樣子,開口問道。

……

更多精彩后續章節 盡在微信公眾號:漫畫部落聯盟

公眾號輸入框輸入“絕色小姨的誘惑”即可閱讀全集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