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簡介

楊二楞一覺起來就擁有神醫的本領,給村花瞧了病之后,就過上了非同凡人的生活。

精彩試讀

第一章 苞米地

烈日當空,汗出如漿,熱得實在讓人受不了!

楊二楞躺在村邊的小河里,一身舒坦。他身后就是一片苞米地,遮住了烈日,河水帶著絲絲涼意,別提有多痛快了。

剛把身體泡進水里,就聽見苞米地里傳來一陣聲響。楊二楞側頭一瞧,見李尚香端著個大盆從苞米地里鉆出來。

或許是熱急了,李尚香竟然沒發現身后的楊二楞,急匆匆地放下大盆,扯掉身上的衣服跳進河水里。

看著眼前的美景,楊二楞兩眼發直。剛被清涼河水壓下去的熱意瞬間又從心頭冒出來!

玲瓏有致的小身子,尤其是那雙大長腿讓楊二楞肝火直冒,差點把眼睛給瞪出來!雖然只是個側面,但也能看個大概。李尚香仰起潔凈的脖子,捧著河水從臉上灌下去。晶瀅的水滴在細膩的肌膚上閃爍著異樣的光芒。

楊二楞只覺得喉嚨一陣干燥!這是他第一次近距離這么瞧女人,恨不得把眼睛貼過去。以前只在醫學圖冊里見識過,哪有現場來得這么震撼。

這李尚香是村霸楊雷虎的女人,養尊處優的,沒下地干過活,所以膚色格外不錯。楊二楞舔著有些干燥的嘴唇,使勁兒瞪大眼睛,瞧得熱血沸騰的。要不是還有幾分理智,非撲上去辦了這娘們兒不可。

就在這個時候,一只蟲子鉆進了楊二楞的鼻子,這鼻子一癢,他忍不住打了個噴嚏。

“哈啾!”楊二楞急忙撫住嘴巴,腦子一片混亂!

李尚香可不是好惹的,發飆的時候能要人命!她家男人更不好惹,要是給楊雷虎知道了,非扒了他楊二楞的皮不可!

“嘿呀!好你個小癟犢子,竟然敢偷瞧!”李尚香先是一楞,待看清李二楞之后就氣勢洶洶地走向他。李尚香完全沒把楊二楞放進眼里。這小癟犢子連毛都沒長齊呢,完全就是個小娃兒。

“那個,不是!……”楊二楞一陣無語。

“不是啥?二楞子,竟然偷偷躲這兒,想找死哇!”李尚香雙手掐腰,瞪著大眼睛怒視著楊二楞!

她這是又氣又怒的。楊二楞可是楊家坪出了名的倒霉蛋,給他瞧了,肯定晦氣!

不過,她不發怒還好,這一發作,胸脯上的大海碗就隨著她喘氣上下亂顛!瞧得楊二楞差點沒把眼睛瞪出來!

“尚香姐,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。”楊二楞咽著口水,眼睛一轉就計上心來,“啥叫偷瞧你,明明是我先來的好吧!”

李尚香張大了嘴巴卻罵不出來。因為楊二楞說的沒錯,是他先到的。而她李尚香是自己主動脫了給人家看!這讓她氣得不行,因為從來沒吃過這么大的虧,她緊咬銀牙,趟著水又向前幾步,非得好好教訓這個不長眼的二楞子不可!

“我說偷看,就是偷看!還敢跟姑奶奶犟嘴!”

楊二楞有些緊張,但心里又有一種莫名的興奮。這么近距離瞧女人,還是個光著的,到時候要是發生點啥,總不能說他耍流氓吧?與其面對著被翻爛了的圖冊,還不如仔細瞧瞧真實的女人!

“喲,你這小崽子的膽兒還蠻肥!”看見楊二楞的眼神,李尚香的火更大了。在這個楊家坪,還沒有她對付不了的人!這次非把這個小癟犢子收拾明白了不可!

“那個,尚香姐,你得講道理。”楊二楞忍著心里的烈火,呲著牙對李尚香說。

“講道理?好,姑奶奶就跟你說說道理。”李尚香一把擰住楊二楞的耳朵往外一扯,疼得楊二楞差點叫出聲,“偷瞧還有理了?”

“那你說咋辦?”楊二楞的目光全數落在李尚香的胸脯上。貌似耳朵上那點疼變得無足輕重似的。

“咋辦?當然是賠錢了!”李尚香伸出潔凈的小手。

“那個,尚香姐,你知道的,我沒錢!”

楊二楞只有一間茅屋,還是他爺爺建的。這茅屋在墳地后邊,住那兒晦氣,就算送給李尚香,她也不敢要。

“哼!沒錢,就用其他償還。”李尚香小手微微一旋,疼得楊二楞直叫喚。出了點氣之后,李尚香就上上下下打量著楊二楞,絕對不能就這么放過楊二楞!

楊二楞急忙撫住身下。那雙眼睛不停在眼眶里打著轉兒,不知道心里在想些啥。見楊二楞賊溜溜的眼睛,李尚香更氣了。

“你瞧了姑奶奶老半天,也給本姑奶奶瞧瞧你!”

既然要不到錢,就得好好折騰這小癟犢子,先給自己出出氣。

“那個,尚香姐。我可是個男人!”楊二楞撫得更緊了,“你咋能看哩?”

“不給看是吧?那我告訴雷虎去。告訴他,你偷瞧我!”李尚香這是橫了心啦。無論如何都得好好折騰這小癟犢子。

“好吧。但你可不能說我耍流氓。”楊二楞裝出為難的樣兒,心里卻樂翻了。他等的就是這機會,說不準還得有收獲呢。

“呵呵,耍流氓?就憑你?”李尚香咧咧嘴。傳說這楊二楞就是個廢物,尤其是身下廢得不行,象根火柴似的。要不是實在好奇,她可不想沾這晦氣。

呆會兒一睹真容之后,再添油加醋地往村里一傳,這個小癟犢子肯定不敢再出門了,羞也把他羞死了!

瞧著李尚香迷人的俏臉,玲瓏有致的小身子,楊二楞子緩緩松開撫著的手。慢慢從水里站起來。

李尚香撇了撇嘴,正想損這小癟犢子幾句。待瞧清狀況后,卻楞楞地看著眼前的楊二楞,張著小嘴合不攏!這哪兒是小火柴哇!

第二章 破壞氣氛

除了震驚,李尚香心里還是震驚!這還是人身上的東東嗎?真特么太牛壁了!

她家爺們兒雖然也算不錯了,但跟眼前這家伙一比,就差太遠了!

第一次這樣光著面對女人,楊二楞心里有一種莫名的激動。幻想了這么多次,終于邁出第一步!而且他也很滿意李尚香的反應,看著她目瞪口呆的樣兒,心里有股說不出的得意。這是他幾年來研讀醫學典籍,然后調理身體的成果。爺爺留下來的醫籍真是博大精深,他這是稍稍學點皮毛罷了!

“不錯吧?”楊二楞咧了咧嘴,臉上滿是笑意。剛一亮相就把見多識廣的李尚香給震住了!

“不錯!”

李尚香本來想損楊二楞一句,但話兒到了喉嚨里卻變成了肯定!實在是給楊二楞的東東給震撼住了。

“那個,尚香姐……咳咳,你想不想?”楊二楞嗓門沙啞得不行。

這娘們兒長得不錯,正是他每天睡前運動的對象之一。雖然她不是最漂亮的,卻是他最想對付的女人!尤其是每次受了楊雷虎的氣,就想從他婆娘李尚香身上找回來!在夢里,早就想把她給爽壞了!

“想啥?賴蛤蟆想吃天鵝肉。”李尚香鄙夷地瞥了楊二楞一眼。這小癟犢子滿身晦氣,她可不想沾上一星半點。再說了,中看的東東不一定中用。而且,雷虎吃吃藥,還算中用,完全用不著冒這個險。

靠!難道煮塾的鴨子竟然要跑?難道她不想舒坦?楊二楞實在弄不明白李尚香的想法。不是說女人三十如狼似虎嗎?

“尚香姐,難道你一點都不想嗎?”楊二楞晃了晃身體,盡量給她瞧清楚一點。

“想啥?姑奶奶可不是隨便的人。”李尚香打量著楊二楞身下,不由皺了皺眉,“不過,村里人都說你這兒象火柴梗,咋就成了黃瓜哩?”

“那是他們瞎說。”

這都怪缺德的楊大嘴。關于楊二楞大部分的糗事,都是楊大嘴添油加醋傳出去的。一想起楊大嘴,楊二楞就恨得牙癢癢的,恨不得撕了那犢子缺德的嘴巴!

“瞎說?”

李尚香心里蕩起一圈圈漣漪。瞧見這么牛壁的東東,說不動心是假的。她拼命說服自己離開。只是眼神卻背叛了她的想法。

這些年,她都是半饑半飽的過著。楊雷虎吃吃藥是能湊合,這是在他不亂來的前提下。她很清楚她家爺們的德行,想要他不沾花惹草,比母豬上樹還難!

雖然楊二楞晦氣,但他身下牛壁的樣兒,實在令人嘴饞!對于一個半饑半渴的女人來說,這是很致命的誘惑。

“對!他們全是瞎說的。尚香姐,要不要試試?”楊二楞擠出一臉自認迷人的笑容。

“試試?哼,你這是想禍禍姑奶奶嗎?”李尚香咂了咂嘴巴,一把揪住楊二楞身下,還微微這么一揪,疼得楊二楞直咧牙,“小癟犢子,還嫩著哩!等毛長齊了再說吧。”

李尚香嘴里說著,心里的漣漪卻蕩得更厲害了。很明顯,楊二楞是貨真價實。只是她內心還在掙扎。她雖然算不上好女人,但還是有節操的。

從小到大,楊二楞都沒有給女人碰過。雖然疼得直咧嘴,但一種異樣的感覺從他心底升起,他的反應更大了。

瞧見楊二楞的變化,李尚香眼里射出兩道火焰。心里的漣漪已成了驚濤駭浪!她的小手又伸了過去。

楊二楞的反應更特么大了!雖然未經人事兒,但他也明白李尚香的意思。這娘們兒的心理防線貌似崩潰了。瞧著這娘們兒紅潤的俏臉,楊二楞“嘿嘿”一笑,怪手伸向這娘們兒的胸脯。

這是他朝思夜想的場景,把他激動得不行。

說實話,朦朦朧朧的,但感覺好得很,全身的細胞都興奮得不行。李尚香還嬌哼了聲,使楊二楞的興奮貌似到了一個極點似的。

只是楊二楞正想好好體驗的時候,苞米地里又傳來聲音。頓時把兩人嚇了一跳。李尚香逃也似的奔向大盆,急匆匆從盆里撿了件衣服套上。楊二楞倒是簡便,輕輕一提褲衩就算完事兒。

“靠!楊二楞,你麻痹在這兒做啥?哼,還孤男寡女的。”

來人正是楊大嘴,那個讓楊二楞恨得牙癢癢的癟犢子!

“你這啥意思?”李尚香不干了。她的好事兒被打擾,剛才還嚇了一跳,心情極不舒坦。尤其是楊大嘴這個缺德的小人,讓她更不爽。這犢子喜歡編排別人的不是。

“沒啥意思。”楊大嘴臉上笑得象一坨翔似的,目光來回打量李尚香,說要多畏鎖就有多畏鎖,“幸好是楊二楞,要是別人的話,非傳出閑話不可。”

一聽見楊大嘴損自己,楊二楞恨不得抽他幾個大耳刮子。沒等楊二楞發作,李尚香卻說話了。

“誰敢傳老娘閑話?真特么活膩了!”

“是沒人敢傳你閑話,不過,要是跟晦氣的楊二楞呆一塊兒就難說啦!”楊大嘴有意無意地瞥向楊二楞身下,“那地方不會晦氣得連火柴都沒了吧?嘿嘿,以后瞧見女人只能干瞪眼。”

“你麻痹的楊大嘴,信不信老子揍扁你?”楊二楞氣得夠嗆,捏緊了拳頭差點就揍這丫的!一直被楊大嘴編排,今天又被這么詛咒,再好的脾氣也忍不住了!

“揍我?你特么就一晦氣的小牲口!”楊大嘴臉上有些掛不住。尤其是當著李尚香的面!他一直打著李尚香的主意,要不是顧忌楊雷虎,早就下手了。

“揍你算是輕的了。就沖你這缺德的破嘴,老子還想睡你家婆娘!”壓抑好幾年的怒氣終于瞬間就爆發出來!

楊大嘴見楊二楞呲牙咧齒要動手的樣兒,立時就不敢說啥了,只能恨恨地瞪了楊二楞一眼。

“呵呵,慫了,楊大嘴?”李尚香微微一笑。她倒是樂意瞧見楊二楞揍這老犢子。

楊大嘴鐵青著臉,瞥了眼楊二楞后,轉身跳進河里去了。真要動手,兩個他也不是楊二楞的對手。雖然他還想撐撐場面,但被胖揍的下場更慘!

“真沒種!”李尚香撇了撇嘴巴,見沒戲看了,不由有些失落。她目光最后落在楊二楞的褲衩上。

“還住墳場嗎,二楞?”李尚香咬了咬嘴唇。

“尚香姐這是要找我嗎?我可以去你家。”李二楞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。這是想檢驗一下他的身體。

第三章 過大壽

估摸著她沒膽子往亂葬岡跑,想要享受女人只能辛苦自己了。雖然她不是心里最理想的女人,但也能湊合了。在她身上結束初男之身也算不錯,算是完成了一個夢想。

想到這兒,楊二楞心里一陣興奮。“呵呵”笑了幾聲就往苞米地外鉆去。這幾年,他都是閉門造車。利用爺爺留下的醫學典籍硬生生地改造了身體。剛剛改造成功,就碰上了李尚香。正好拿她檢驗下身體。

其實,爺爺給他留下的是一冊看不懂的圖冊,連解說都沒有。他也是瞎練的,沒想到,竟然有一天,一道白光刺入腦門,莫名其妙就瞧懂了。改造身體是第一步。接下來,得利用圖冊發家致富。

楊二楞捏著身下回味著碰李尚香胸脯的感覺,不停幻想著睡李尚香的情形。要是這玩意兒弄著李尚香不知道有多舒坦?一想到李尚香細膩的小身子,楊二楞就是一陣激動!

唉!要是楊大嘴不搗蛋就好了,就算弄不了李尚香,也可以好好感覺下她的胸脯,剛才那一下,還沒來得及感受!

“喲,這不是二楞嗎,啥事兒這么高興?”村長楊來根叼著根煙有些怪異地打量著楊二楞,“不會吃了蜜蜂翔了吧?”

“來根叔好。”楊二楞擠出點笑容,他可不敢輕易得罪村長。

楊來根皺了皺眉,輕蔑地掃了楊二楞一眼。“那個,過兩天就是你嬸子四十歲大壽,記得過來喝酒哈。”

四十大壽?只聽說過辦五十大壽的!不過,楊二楞也明白,這是村長斂錢的手段。其實就是他家閨女楊淑芬考上了欄山市大學,這些錢都是供她上學用的。

楊家坪實在太窮,就算楊來根是村長也拿不出這么多錢。所以,楊來根想盡一切辦法使勁兒撈錢。

回到家,楊二楞又取出圖冊認識研讀起來。不時扯開褲衩看看身下,估摸著對付李尚香沒問題,這才志得意滿地繼續看圖冊。

這圖冊看似簡單,只有簡單的穴位,還有幾幅圖。但在楊二楞看來,卻是艱深。看了好幾年,才算學了點皮毛。就不知道效果咋樣?得找機會檢驗檢驗。

第二天一大早楊二楞就往李尚香家走去。讓人掃興的是楊雷虎一直在家,楊二楞找不到動手的機會。而且李尚香也沒了昨天的熱乎勁兒。估摸著給楊雷虎喂飽了,暫時用不著楊二楞。

瞧見楊二楞,李尚香還埋汰了好幾句。讓他哪兒涼快哪兒去。

“得!尚香姐,我走還不行嗎?不過,我瞧雷虎哥臉色不太好,盡快瞧醫生去吧。不然就麻煩了!”楊二楞意猶未盡地瞥了眼李尚香的胸脯。本來計劃著好好體驗昨天那感覺的。沒想到計劃有變。

“呵呵,雷虎臉色不好?騙誰呀,剛才還龍精虎猛著哩!”李尚香一臉不屑地撇了撇嘴,“倒是你這晦氣的小癟犢子要注意身體。”

“不相信就算了!”楊二楞微微皺了下眉,“而且尚香姐的身體……”

“我咋了?”李尚香隨手撈起一掃把,“再不滾,姑奶奶就這個伺侯!”

楊二楞幽幽嘆了口氣,揚長而去。他倒沒有嚇唬李尚香的意思。昨天就瞅著不對勁了。剛才再定眼一瞧,還真瞧出不對勁兒。楊雷虎看起來健壯,但臉色青黑中隱隱有些蒼白的意思。這肯定是服用了太多情藥的緣故。身體虛得不行,或許昨晚為了滿足李尚香又加大了藥量。他這身體肯定扛不下去了,這幾天必然出狀況!

而李尚香的問題也不輕,要是不及時治療也可能危及生命。只是楊二楞還沒有行醫經驗,更沒有行醫證。既然李尚香不信他,只能離開了。

他沒回家,上山打了幾只野味到鎮上賣了,他得弄點隨禮的錢。明天就是楊來根家婆娘的四十大壽。沒有幾百塊就過不了關。

只是晚上天熱難以入睡。楊二楞只得使喚五姑娘做睡前運動。心里想的全是昨天李尚香下河的情形。尤其是碰著胸脯那天一下,真特么令人回味兒!麻痹的,要是落進他手里,非得好好伺侯不可!楊二楞恨恨地想道。

還有那個該死的楊大嘴,要不是他,或許早就生米煮成熟飯了!

天一亮,楊二楞就爬起床往村長家走去。他家做大壽,應該請了不少人。在那兒幫幫手,就能混個早餐吃。

前面的五層小陽樓就是楊來根家。這是全村標志性建筑。除了村長家的小陽樓之外,都是低矮的平房。楊家坪實在太窮了,要不是楊來根能撈油水,他家也好不到哪兒去。

“喲,二楞來了。”遠遠的就瞧見村長家的婆娘田桂花笑瞇了眼。她這是雙喜臨門。女兒考上了大學,兒子也在鎮里找了份好工作。

“早呀,桂花嬸子。”楊二楞的目光在田桂花身上走了圈。

這老娘們兒雖然年紀大了點,但模樣還蠻俏的。年輕的時候肯定是個美人兒。

“早早。”田桂花有些不屑地瞥了眼楊二楞,“還沒吃早飯吧,快進去吃點再干活兒。”

她心里很明白這楊二楞就是混早飯的。不過,這犢子還算勤快,隨的禮也不算寒酸。將就著能過眼吧。

或許是為了省錢吧,早飯很簡單,只有稀飯與干菜。楊二楞匆匆喝了幾碗稀飯就開始干活了。他的目光不時飄過三樓的小陽臺。村長家的閨女楊淑芬就住那兒。

這楊淑芬才是楊二楞真正的夢中情人。人長得甜,橫樣更是不錯。那小身子令人朝思暮想的。

“看啥呢,色柸!”突然從身后傳來一聲驕哼。

楊二楞一回頭就發現了楊淑芬。楊二楞的目光在她身上打了個轉兒,然后落在她屁股上。這是她最溝人的地方。楊二楞每次見了都想碰一碰。“早呀,淑芬。”

“哼!你又到我家混早飯。”楊淑芬小臉上滿是厭惡的神情。因為眼前這犢子總是色瞇瞇瞧她,還莫過她屁股!要不是難以啟齒,早就告訴村長老爸了。

“你這是咋說話呢,淑芬。我這是給你家幫忙不是?”楊二楞“嘿嘿”地笑了幾聲,他那目光更放肆了。

瞧見楊二楞的樣兒,楊淑芬恨得牙癢的。重重“哼”了聲,轉身進房去了。

楊二楞欣賞地瞧著楊淑芬的小屁股,直到她進門去了才收回目光。

差不多中午的時候才算忙完了。楊二楞的肚子早就餓得“咕咕”叫,早上那幾碗粥哪能扛餓。不過,他現在還不能吃壽宴。得隨了禮之后才能入席。

吃完飯之后,再找個時間會會李尚香。這兩天都在想著這娘們兒光著身子的情形。這娘們兒的浴望大,說不定呆會兒就能找到機會呢!

第四章 杠上老犢子

門外已經熱鬧一片,隨禮的地方已經擠滿了人。村里的會計正在寫著禮,會計身后有個專門喝禮的。客人隨了多少,他就唱出來。

這就杜絕了隨禮少的問題。要是禮隨少了,自己沒面子,還會遭人白眼。重要的是,還會遭報復。楊家坪的村長都是從楊來根他們幾家里選出的。這些年來,從來沒出過意外。整個楊家坪的人都不敢得罪這幾家人。村霸楊雷虎就是楊來根的堂侄,整個村子都是他們話事兒。

楊大嘴捏著手里的錢,笑瞇了眼。除了村干部,就數他隨的多。一是為了面子,二是為了拿下村里的衛生室。衛生室的曹老頭要退休了,衛生室可是個賺錢的寶地。

“楊大嘴五百!”喝禮的人高聲唱著。

村人紛紛投來詫異的目光。這楊大嘴不會是瘋了吧?村干部也就包個三百的,他偏偏要包五百。這是錢多燒的嗎?

看著村人的目光,楊大嘴有些沾沾自喜。畢竟隨了這么多錢,為的就是出個風頭。不過,他還有些不滿意。尤其是瞧見楊二楞之后,他新仇舊恨就浮現心頭!得踩踩這個小癟犢子,既可以顯擺又可以打擊報復。

“喲。這不是二楞子嗎?咋了,見著叔也不叫一聲?”楊大嘴趾高氣揚地看著楊二楞。這兒人多,他也不怕楊二楞動粗。

楊二楞瞥了他一眼,哼了聲沒搭理。肚子餓得不行,哪有氣力打嘴泡?

見楊二楞不搭理自己,楊大嘴臉上有些掛不住。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竟然被一個后生,還是一個晦氣的后生無視了!楊大嘴是個極要面子的人,見楊二楞下他面子,就沉著臉夾槍帶棒的埋汰了好一頓。

“咋了,楊二楞子!剛從墳頭爬起來吧,晦氣得連人話都聽不見了?你那下面的玩意兒掉了吧?嘿嘿,火柴棒似的東東,掉了也就掉了,嘖嘖嘖!”

“掉你麻痹的!”楊二楞怒極反笑,“要不然,叫你家婆娘試試?”

楊二楞這是又氣又怒的。他已經受夠了楊大嘴的氣,要不是這兒人多。非好好收拾這老犢子不可。雖然村里人不喜歡楊大嘴,但更不喜歡他。要是打起來,他們肯定會拉偏架。到時候,吃虧的還是自己。

“想睡我家婆娘?”楊大嘴貌似聽見了最好笑的笑話似的,“就你那火柴,綁了黃瓜也沒用!哈哈哈,真特么的笑死人了。”

“哈哈哈!”村人一陣大笑。就不知道他們笑楊大嘴,還是笑話楊二楞了。

“楊二楞,你今天準備隨多少錢?嘿嘿,連早飯都在村長家吃的吧?撐死了也只能隨二十五十的。嘖嘖嘖,二十塊錢吃一頓好飯,真是精打細算哈。”

村人笑聲一停,楊大嘴就繼續數落著楊二楞。這是楊二楞第二次說要睡他家婆娘,今天不把楊二楞踩到地上,就不罷休。

“這么說,你隨了不少?”楊二楞皺了皺眉,本來不想杠上的。但現在看來,不好好收拾這老犢子一頓,就過不了這一關。

“五百!咋樣?是你十倍還是二十倍?”楊大嘴眉開眼笑地看著楊二楞。

“五百?才這么點,還好意思顯擺?”楊二楞嘴角揚起一絲不屑。

其實五百塊不少了,不過,為了給楊淑芬上大學。楊二楞可是下了本錢。昨天打了好幾只野味,硬是湊足了一千塊錢。

“才這么點?你還好意思埋汰我?呵呵,就怕你連五十都拿不出!”楊大嘴一臉憤怒地看著楊二楞。這次非把他收拾明白了不可。

“要是我超過五十塊呢?”楊二楞挑釁地看著楊大嘴。

“懟他,大嘴。”有人起了哄,“這犢子沒田沒地的,哪有錢?”

楊二楞不說話,只是靜靜地看著楊大嘴。楊大嘴本來還有些猶豫的,但聽見后面的聲音,內心也就堅定了。

“呵呵。湊齊五十塊就了不得了?叔可是隨了五百塊的主!”

“隨五百塊就了不得?”楊二楞眼里閃過一絲嘲諷的意味兒。

“你也能隨五百?開啥玩笑,就算你賣了那間破茅屋也湊不了這個數。”楊大嘴咧了咧嘴。他這點自信還是有的。

“要是我也能隨五百呢?”楊二楞這是要將楊大嘴的軍。要是楊大嘴不敢應戰,以后都不能拿捏他楊二楞了。要是應了戰,正好讓他丟臉,讓他知道五百塊真的沒啥。

“五百?你要是也能隨五百。你說啥便是啥。”

雖然隱隱覺得有些不對,但楊大嘴不得不應戰,他不能丟了這個臉。同時,他很清楚楊二楞的家底,也清楚他的身體。就他那間破茅屋,說啥也湊不了五百塊。就算送娘們兒給他這種火柴梗,這犢子也弄不了。綁個黃瓜還差不多。

“那我要睡你家婆娘呢?”楊二楞咧了咧嘴,看向眾人,“各位叔叔伯伯,兄弟姐妹做個證哈,要是我隨禮的錢比楊大嘴多,他就給我睡他家婆娘!”

“哼!想睡我家婆娘不是不可以,只要你不綁黃瓜!”楊大嘴咬牙切齒地看著楊二楞。

楊二楞“嘿嘿”一笑,亮出紅包遞向寫禮的人。眾人的目光看過去。

“楊二楞隨了七百,八百,九百,不,一千塊!”唱禮的人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票子。這一千塊對于城里人來說不算啥,但對于楊家坪來說,卻是一筆不小的數字。

“咋樣,大嘴,給我睡你家婆娘吧?”楊二楞笑盈盈地看向楊大嘴。

楊大嘴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。他實在弄不明白這一千塊錢咋變出來的?

“哈哈哈。”眾人一陣大笑。楊大嘴反應過來之后,恨恨地瞪了楊二楞一眼,轉身走進院子里入席去了。

“二楞,你真要隨這一千塊?”寫禮的會計捏著手里的錢,抬頭打量著楊二楞。

“寫吧,柱子叔。”楊二楞點了點頭,一臉輕松地走進院子里入席去了。

院子里已經熱鬧開了。到處都坐滿了人。轉了一圈,楊二楞悲哀地發現,只有楊大嘴身邊有個位置!

更多精彩后續章節 盡在微信公眾號:漫畫部落聯盟

公眾號輸入框點擊《小說專區》-在首頁右上角點擊放大鏡輸入“鄉間小神醫”即可閱讀全文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