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長青小說《極品透視保鏢》講述了地攤小子葉開撿了塊玉石,意外得到透視能力,更有個絕代妖女住進他的身體!從此生活多姿多彩,賭石?一眼看穿!美女?一眼看透!還做了美女們的保鏢,“大小姐,我是保鏢,不是保姆,暖腳洗衣,不是我的工作吧?”

精彩試看

第1章 鉤到個美妞

“城管來了,快點跑啊!”

“快快快,哎喲,誰踩我的腳?”

“哪個天殺的摸了老娘……”

晚上七點,公交站旁的夜市地攤非常熱鬧。

可不知誰喊了一嗓子,場面頓時失控,所有商販火燒屁股似的收拾東西跑路,雞飛狗跳。

葉開扭頭一看,果然看到一輛城管的白色皮卡靠邊停下,他一把將鏟子丟掉,跳上三輪車,奪路狂奔。

他是賣手抓餅的,可這會兒哪還顧得上生意,被城管抓住,得半個月白干。

“讓一讓,讓一讓……”

他的三輪車比較大,上面叮呤當啷掛了不少吃飯家伙。

好不容易七扭八拐的殺出一條活路,不想一轉頭,看到旁邊居然多了個超級大美妞在跟著自己一起跑。

咣當——

光看人不看路,結果悲劇了,三輪車撞上了電線桿。

不過這大美妞是真養眼,瓜子臉,大眼睛,波浪發,皮膚嫩白細膩,二十出頭,葉開覺得這是他生平見過最美的女人。

不過,美女的眼神可不友善,跟他有仇似的。

“下來,你趕緊給我下來!”

她瞪著葉開嬌聲吆喝,聽著火氣很大,這還不止,美女居然直接伸手抓住了他的褲子,狠狠一扯。哎喲我去,葉開連忙一把按住褲頭:“喂喂,你……你別拽我褲子啊,你這人怎么回事啊,我沒招惹你吧?”

看兩眼很正常啊,誰讓你長那么大呢!

看兩眼犯法啊?

“下來!”

美女再次用力,這次拉住了他的胳膊。

手勁可真大,葉開直接被她從三輪車上拉了下去。

“你自己看,有沒有招惹我!”

葉開順著她手指的地方一瞄,頓時吸了口冷氣,只見美女身上的藍色裙擺被自己三輪車上一個鐵鉤子勾住了,上面沾了大片黑色油污,還勾破了。

“呃,這個……”

葉開一下結巴了,難怪她拼命跟著自己跑,不跑的話輕則裙子拉掉走光,重則倒地摔傷,那后果更加嚴重。

“怎么,現在沒話說了吧?弄壞了我的新裙子,這可是兩萬塊剛買的,還沒穿熱乎呢,你等著賠錢吧!”美女氣哼哼的說,一邊彎腰將裙擺從鉤子上弄下,雖然一低頭有片刻間的走光,可葉開現在完全沒心思看了,而是一陣心驚肉跳——

這破裙子要兩萬塊,確定不是在敲詐?

正要理論時,那女子忽然又驚叫一聲:“哎呀不好,我的攤位,我的首飾……,混蛋,我的首飾要是不見了,你就等著傾家蕩產吧,我記住你了!”

說完噔噔噔往回跑。

葉開微微愣神,如果真是敲詐,不應該這么跑了啊,難道是真的?

他很想騎著三輪車跑掉,可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,這里很多人都認識他,還知道他住哪,跑掉的后果更嚴重。

這時,一隊城管已經扣了好幾個行動較慢的商販,正在把收繳的物品往車上搬。

而那美女跑了幾步后站在了遠處,眼睛盯著那邊也不知道想什么事情,似乎準備打電話。

葉開硬著頭皮走上去。

女子朝他哼了一聲,本來要打的電話也不打了,說:“看到了沒,就因為你,我的首飾全都被沒收了,那可是價值上百萬,你說你怎么賠我?”

“上……上百萬?”

葉開倒抽冷氣,感覺嘴都要抽風了,他雖然只有十九歲,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傻泡,“你是不是敲詐有癮啊?地攤貨上百萬,你可真敢說,你咋不上天呢?再說你擺地攤被城管沒收,關我什么事啊?怪你自己跑的慢唄!”

“你……,那這裙子呢?裙子是你弄壞的吧,賠吧,兩萬塊!”

“這破裙子要兩萬塊,我還說我這褲子要二十萬呢,你還扒我褲子,非禮我……,不會吧,真要兩萬塊?”說到后面就變成了吃驚,因為美女直接從包包里拿出一張票據,上面清楚寫著某牌子的裙子,價格兩萬二,兩萬還算便宜他了,落款就是今天。

葉開心頭亂跳,兩萬他可真沒有,這個月妹妹的醫藥費都還沒湊齊呢!

“你這個……假的吧?很專業啊,票據都隨身帶,但是你要敲詐也看看人啊,咱跟你一樣都是窮苦老百姓,兜里沒有兩百塊錢,要不兩百給你,這事算過了?”

“我敲詐?我敲的著你嗎?想耍賴是不是?”美妞氣得不行,不過看見城管似乎要離開了,她馬上又說,“行,別說不給你機會,看到城管車上那個黑色旅行包了嗎?那就是我的東西,你如果能把它拿回來,我這裙子就不讓你賠了,怎么樣?”

葉開看了看,那旅行包放在中間位置,這要怎么拿?

所謂防火防盜防城管,葉開擺地攤的,平時最怕城管,現在讓他去搶城管車上的東西,那是壽星公上吊啊!

“怎么樣,考慮好了沒有,等城管一走,你可就沒機會了,兩萬塊啊,干不干?”美女催促,似乎挺著急。

葉開那個冤啊,直嘆自己出門沒看黃歷,怎么就攤上了這樣的破事,苦著臉說:“大姐,你這是讓我去送死啊!”

“什么大姐?我很大嗎?”

女人美眸一瞪,大胸一挺,怒道。

葉開的視線立馬落在了她的團子上,仿佛心神都被攝住了一樣,木呆呆的點點頭:“大,好大!”

“啪!”

一個大暴栗狠狠地落在他的腦門上,美女杏眼圓瞪:“想死啊?眼睛朝哪看?”

“……”葉開捂著腦門,感覺這一下都有烏青了。

“麻利點,兩萬塊,干不干?干就點頭,我負責引開他們,不干么就賠錢。”美女催促。

“干!”葉開咬牙狠狠道。

第2章 神秘玉墜

“刺啦!”

女人扯住自己的藍色裙擺,一用力就撕開了一個大口子,扯下來一大塊,露出兩條晶瑩玉潤的美腿。

葉開看得神情一呆,心跳都漏了半拍,忍不住吞了口口水。

“壞胚子!”

美女橫了他一眼,抬腳往前走去,臨走又提醒了一句,“是中間那個黑色的旅行包,別給我拿錯了。”

葉開點點頭,微微有點緊張。

不過為了兩萬塊,拼了!

很快,女人就走到了城管皮卡車旁邊,回頭朝葉開望了一眼,結果看到他正在用自己撕下的裙擺蒙臉……

我去,這不是占自己便宜嗎?

但葉開可不管她怎么想,保護自己是第一要務,搶東西不蒙臉那是傻比啊!

不過,好香啊!

肯定是體香!

葉開心里不由自主的浮動,身體竟然起了點男人的反應。

女人又把裙子撩開了一些,扭著柳腰走到城管車前面,嬌聲道:“誒,我說你們幾個,剛才鬧出那么大動靜,害我把皮夾弄丟了,你們有沒有撿到?”

幾個城管看見如此妖嬈的美女,恨不得能撲上去抱在懷里親兩口,立馬全都跑了上去——

“美女,你的錢包不見了?在哪丟的?”

“什么樣的錢包,我幫你找找。”

“里面有多少錢……”

葉開就在二十米外看著,見到此景,深吸了口氣。

就是現在!

沖!

使出吃奶的力氣,撒丫子跑,撲上城管車一把抓住旅行包,奪路狂奔。

只是……這死包有點沉啊!

幾個城管被美女迷得暈暈乎乎,居然一下沒反應過來,等到葉開跑出了二三十米,才有旁人提醒了一句:“喂,好像有人搶你們東西啊!”

可葉開這時早就跑進了對面小區,他對里面熟悉的很,七拐八拐,馬上就沒影了。

“我靠,誰吃了熊心豹子膽……”城管馬上大罵著去追。

“誒,你們不幫我找錢包了?喂,有沒有責任心啊……”女人喊了兩聲,突然想到什么,也趕緊朝那小區里面追過去,別看她穿著高跟的水晶涼鞋,跑起來卻比城管還麻利,嗖的一下越過花壇,超過了城管。

幾個城管紛紛傻眼。

他們可不知道這美女是擔心自己的珠寶。

葉開撒丫子跑了一陣就聽到后面的腳步聲,還以為城管追來了,很是緊張,回頭一看才發現是那大美妞,頓時大松了口氣,不過心中暗暗吃驚,這女人是練跑步的么?

“嗬,你小子還挺機靈,跑進這亂七八糟的小區里來。”美女追上后,在他后背重重拍了一下,差點把他拍在地上。

“大姐,你輕點啊!”

又是大姐?

女人俏臉一黑,一把抓過旅行包,看了眼他臉上的裙擺,道:“你才大姐呢,再叫大姐我揍你了啊!”

說完一把扯掉他臉上的裙擺面罩:“小變態!兩萬塊,一筆勾銷了。”

她把旅行包朝肩上一甩,轉身就走。

但葉開眼尖,看到有個什么東西掉下來,落在了草地上。

撿起一看,竟是個不知道材質的玉石吊墜。

“喂,你東西掉了!”

“呀?是個幸運石吊墜,既然到你手上,就送你吧,能帶來好運的哦!”女人看了看,覺得不值什么錢,索性送人,懶得要了。

“呃——大,小姐,怎么稱呼?”

女人伸手揮了揮,頭也不回的離開。

她叫紫熏,但不是什么人都能知道她的名字的。

葉開聳聳肩,也沒在意,直接把吊墜放進上衣口袋。

人家隨便送的,肯定不值錢,回家送給妹妹玩。

等過了十幾分鐘,他才小心翼翼的朝小區外面走,結果發現,自己的三輪車不見了。

“小葉啊,你怎么才來,你的攤被城管拉走了!”一個中年跑過來,叫老周,是葉開的朋友,也是擺攤的。

“我勒個……靠!”

葉開一聽頓時郁悶了,置辦這樣一個攤位,也得上千塊啊!

######

攤沒了,葉開只好無奈回家。

這是一個用集裝箱做成的簡易房子,環境不好,還很破舊。

剛到門口,他就發現有兩個男人站在那里抽煙,兩人都身高馬大,一臉黑。

一見這兩人,葉開的心就像被捅了一刀似的,心想不好,這兩人是一個好色紈绔子弟的保鏢,他們守在門口,那自己的妹妹……

果然,他馬上聽到了妹妹的呼救聲:“混蛋,放手,放開我,嗚嗚嗚……,蔣云斌,你這個混蛋,你敢欺負我,我哥哥一定不會放過你的,嗚嗚……哥哥,快來救我,救命,嗚嗚……”

“你那個窮鬼哥哥,現在還在擺攤呢,葉心,你從了我,讓我爽了,我不會虧待你的,反正你這病也活不了多久,你讓我睡了,以后我每天給你兩百塊錢,怎么樣?”

“救命,你滾開啊——”

葉開聽到這里,頓時目赤欲裂,心臟仿佛要炸開來,自己的妹妹,此刻正在被那混蛋紈绔欺凌。

他一下沖上去,大聲怒吼:“蔣云斌,你個王八蛋,放開我妹妹!”

結果他人還沒沖進門,就被兩個保鏢擋住了。

一人一腳踹在他的胸口上。

葉開只是個普通小年青,哪是兩位保鏢的對手,立即被踢飛三米遠,倒在地上爬不起來。

一人笑道:“嘿嘿,葉小子,我們家少爺看上了你妹妹,那是她幾輩子修來的福氣,你就知足吧,當了我家少爺的大舅哥,對你沒壞處。”

另一人附和:“對啊,你每天起早貪黑的賺錢,不就是為了給她買藥嗎?跟了我們少爺,藥就不用你買了,多好。”

兩個保鏢笑嘻嘻看著葉開,而里面,妹妹葉心大聲叫著哥哥。

葉開大怒,心急如焚,可是想爬起來卻發現胸口很痛,一摸,一把鮮血淋漓,他并沒有發現,原本放在口袋里的玉石吊墜不見了,只剩下一條紅繩子。

與此同時,一道神秘的白光一閃而逝,瞬間沒入他的身體。

第3章 保護妹妹

一瞬間,一股暖流在葉開體內奔涌。

瞬間遍布全身,貫穿奇經八脈,最后匯入雙眼。

只是眨兩眼的功夫,葉開突然感覺自己胸前不是那么疼了,而且渾身暖洋洋,充滿了力量感,只是眼睛有點疼。

雖然心中奇怪,但現在救妹妹要緊,沒時間細想,他一骨碌爬起來,再度前沖:“蔣云斌,放開我妹妹,你們兩只畜生,給我死開!!”

“哈哈哈,小王八蛋,你還是乖乖躺著吧,以你那點本事,是過不了我們這一關的,你就安心做大舅哥吧!”一名保鏢哈哈大笑,隨手一拳朝他臉上砸過去。

保鏢滿臉戲謔,他都能想象到葉開吃了自己這一拳后的慘樣。

絕對鼻梁骨斷裂,倒在地上半天起不來。

他對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,甚至他還只用了五成力道,多了,怕直接打死人。

可是,奇跡就在這一刻發生。

葉開看到那一拳快速轟過來,精神高度緊張,眼睛死死盯著,結果那拳頭就在這一瞬間似乎變得緩慢了很多,像是電視里放的慢鏡頭,他很是驚訝,不知道這保鏢搞什么鬼,但他動作一點不慢,一拳朝著保鏢的手腕打過去。

“啪——”

“卡擦!”

葉開用了全力。

拳頭和手腕瞬間碰撞,馬上發出一個骨頭斷裂的聲音。

保鏢原本戲謔的表情剎那大變,扭曲,痛苦,全身顫抖:“啊——,我的手,我的手斷了!!”

葉開一下愣住,怔怔看著他有些不敢相信,只見那保鏢的右手,呈現出詭異的彎度,斷骨從皮膚穿刺出來,鮮血淋淋,模樣恐怖。

“我的力量,怎么有這么大?”

“還有剛才的慢動作,是怎么回事?”

另一個保鏢瞳孔一縮,還有些不大相信形勢的突然逆轉,雖有狐疑,但他還是腳步踏出,朝葉開沖了上來。

“吼——”

他用的是軍體拳,單腿猛踢,橫掃千軍。

葉開緊張的看向他,結果那人踢腿的動作,竟然又莫名其妙的變慢了好多。

“這,這是怎么回事?故意放水嗎?”葉開心頭疑惑,同時一腳飛起,他本來可以踢到這人的蛋蛋,可是想到這保鏢也許故意讓他,就好心了一下,腳上移了五寸,踢的是他小腹,同時他感覺到有股暖流聚在腿上。

“轟——”

那保鏢仿佛被一輛高速的跑車撞中,整個人飛了起來,重重的摔在五米開外,爬不起來。

葉開沒時間驚訝,妹妹的聲音讓他心急如焚,馬上沖進房中,逮著一個正在撕扯妹妹衣服的青年就是一陣拳打腳踢。

“麻痹,畜生,讓你欺負我妹妹,讓你欺負她,讓你欺負她……”

“呯呯呯,呯呯呯……”

葉開沒頭沒臉的砸在蔣云斌身上,一拳一拳,拳拳到肉,每一拳都帶起鮮血,沒幾下,蔣云斌白凈的臉就變成了破口袋,苦苦哀求,牙齒都不知掉了多少顆。

“哎喲,哎喲,打死人了,哥,葉哥,我錯了……”蔣云斌哀嚎求饒,都跪下了,哪里料到自己的保鏢居然沒攔住他。

“哥哥,別打了,哥,你會把他打死的。”關鍵時刻,葉心拉住了葉開,蔣云斌這才得空,滿身狼狽的逃了出去。

“妹妹,你怎么樣?那混蛋有沒有把你怎么樣?”葉開顧不得追,趕緊查看妹妹的情況。

發現葉心雖然哭得稀里嘩啦,頭發和衣服也亂糟糟,好在沒有發生無可挽回的事情。

“哥,我好怕……”葉心撲進葉開的懷里,哭了起來。

“別怕,有哥哥在,別怕,蔣云斌這個王八蛋,我一定不會放過他。”

葉開緊緊抱著葉心,心緒難平,剛才他真怕妹妹已經被那混蛋玷污了,要真那樣的話,他真的會殺了他。

隨后,他又疑惑起來,蔣云斌家大勢大,他的兩個保鏢也非常厲害,聽說是雇傭兵退下來的,能以一敵十,自己怎么可能打敗他們?

他摸了摸胸口,剛才明明流血了,痛的要死,這時候竟然一點疼痛感都沒有。

“哥,你怎么了,受傷了?”

“呃——沒有,是剛才有人送了個吊墜給你,我正在拿呢!”

結果一掏出來,只剩下一根繩子了,吊墜呢?

……

“你們兩個廢物,擋個人都擋不住,還做什么保鏢,做標本得了。”蔣云斌滿臉是血,憤怒的辱罵兩個保鏢。

那兩人被葉開打得半殘,好不容易一起跟出來。

斷手的保鏢痛苦道:“少爺,我們也不知道,那小子怎么突然那么厲害,還好少爺沒事。”

“啪!”

“我這叫沒事嗎,你眼瞎啊?我臉上涂的都是番茄醬啊?”蔣云斌狠狠給了保鏢一巴掌,又罵了一聲廢物。

然后一個電話打出去:“喂,表叔,我被人打了,全身是血啊,我的保鏢也被打了,手都斷了,你是警察,要給我主持公道啊……誰?一個叫葉開的混蛋,就在秋陽路集裝箱房子里,你一定要把他抓起來狠狠折磨,現在肯定我媽都不認識我了。”

……

集裝箱房內。

葉心靠在哥哥身上,眼淚未干:“哥,都是我拖累了你,要沒有我的話,你現在肯定生活的很好,說不準已經有女朋友了呢,有時候我真想死掉算了。”

葉開道:“別說傻話,不準提死字,哥哥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你的。”

葉心17歲,比葉開小兩年,從小有白血病,好在還控制得住,但必須每天吃藥,不吃的話生命就無法維系,而且這種藥特別貴,一個月要花去五六千,葉開如果不拼命賺錢,根本沒錢買。

而葉父早亡,葉母受不了家里有個白血病的女兒,家里窮的叮當響,吃了上頓沒下頓,在葉開15歲時,就狠心丟下兩兄妹走了。

這四年來,葉開走出校園,什么活都干,只要能賺錢養活妹妹,什么都不在乎,搬磚,踩三輪車,收舊貨,甚至差點去做了鴨子,后來無意中發現賣手抓餅生意不錯,至今已做了兩年。

如此,兄妹倆的感情自不用說,彼此都是對方生存下去的信念。

晚上九點,兩兄妹圍著一張破板桌吃飯。

正在這時,外面響起汽車聲,就在房門口停下。

不一會,一名穿著紅白細格子襯衣,白色七分包臀褲的女子直接走了進來。

“葉開?”

女子先在房中打量一番,然后看著葉開問道。

“好……好大的美女啊!”

葉開嘴里含著白飯,聞言看過去,一瞬間,眼睛就直了。

來人年紀二十幾歲,一頭棕褐色長發扎成馬尾,仔細看還有些濕漉漉的,五官精致,顏值超高,可這都不是讓葉開兩眼發直的原因,而是她那波濤洶涌的兇器!

第4章 極品女警

在葉開的視線仿佛吸盤一樣吸在那兇器上的時候,葉心小聲的問道:“哥,這……么大的姐姐,不會是我嫂子吧?”女人叫宋初涵,是附近玉成派出所的警察。

今天剛好是她一個姐妹過生日,剛剛二十分鐘前還在別墅游泳池里游泳呢,突然接到副所長的電話,讓她出警去抓一個惡意傷人,打傷打殘三個人的歹徒,當然心情不會好到哪里去;她在派出所是隊長,本來可以叫手下過來,可偏巧這時幾個手下都出警執行任務去了,她就只好自己過來,連警服都沒穿。

此刻看見葉開死死盯著自己的胸前,頓時更加氣惱,柳眉倒豎:“你眼睛往哪看呢,我問你,你是不是叫葉開?”

她一邊說,一邊踩著高跟涼鞋氣勢滾滾往前噔噔噔走上去,不料一腳踩中地上一塊不知什么時候掉那里的黃瓜皮,吱溜一聲,仰天摔倒。

但是,女警身手了得。

在兩兄妹驚愕的瞬間,她長腿猛的一踏,腰肢緊擰,身在半空居然硬生生翻了個身,手掌拍出在地上撐了一下,馬上彈起來,一個倒翻筋斗,穩穩落地。

“厲害啊,比耍雜技還要好看!”葉開臉上露出佩服的表情。

宋初涵自己也覺得微微得意,輕仰著雪白的下巴,仿佛接受贊美的表演者。

可就在這時,“啵”一聲輕響,她x前那襯衣的扣子居然一下爆了,噠噠噠滾到地上。“噗——”

看到這一幕,葉開嘴里的白飯突然就噴了出來。

實在沒忍住,而且勁道十足,有幾顆剛好落進了她那雪白的gg里。

“啊呀——”

宋初涵懊惱驚叫,覺得非常惡心,連忙用手去拍打撥弄。

等她把飯子從里面掏出來,一臉惡心的扔掉,抬頭看向葉開想要大罵的時候,忽然看見他滿嘴的鮮血,頓時愣了一下。

原來葉開血氣方剛,哪里經受得住,當即噴出了鼻血。

宋初涵眉頭緊鎖,單手捂住胸口,拿出一本證件拍在桌上:“我是玉成派出所的警察,宋初涵,你叫葉開是不是,你現在涉嫌暴力毆打他人致傷致殘,后果嚴重,現在就跟我回派出所,協助調查。”

葉開看了眼那證件,皺眉沒說話。

可葉心卻著急了,站起來擋在哥哥前面:“警……警察姐姐,我哥哥不是罪犯,他是好人,求求你不要抓他,剛才是……,是蔣云斌想要……非禮我,我哥哥才打他的。”

女警一愣:“什么?有人要非禮你?”

這事她可不知道,副所長只是讓她抓人,說葉開此人非常兇殘,需要立即抓捕。

她看看葉心,一個明顯病態但很美麗的女孩子,此刻流著眼淚楚楚可憐,卻又倔強的擋在哥哥面前。

她點點頭說:“好,你們一起跟我回警局,我會調查清楚的。”

說完,她拿出一副手銬。

葉心嚇了一跳。

葉開自然不愿意讓妹妹去派出所,站起來道:“我妹妹年紀小,你別嚇唬她,有事不能在這里問?我跟你回去就是,我妹妹是受害者,就不用去派出所了吧?”

宋初涵看看葉心,朝葉開哼了一聲,勉強答應。

“妹妹,你在家乖乖呆著,鎖好門窗,哥哥不會有事的。”葉開安慰了下葉心,跟著女警出門,沒想到門口停的是一輛紅色跑車,保時捷911,葉開不由狐疑,警察什么時候這么有錢了,于是問道:“你真的是警察?”

宋初涵咔擦一下銬住了他,橫眉道:“老娘我吃飽了撐的才冒充警察,好好的聚會被你給破壞了,要是你說謊騙我,有你好看!”

葉開被推進保時捷跑車,這輩子,他還是第一次坐這么豪華的車,可惜是以這種狀態。

匆忙間給了妹妹一個燦爛的笑臉,不過看到妹妹臉色蒼白倚在門口抹眼淚的樣子,頓時一陣心酸。

宋初涵在反光鏡看到葉心的樣子,說了一句:“放心,你要真沒犯法,等會就可以回家。”

到了警局,筆錄還沒做多少,一個中年的大頭警察走了進來,先是瞄了一眼女警的兇器,隨后扔下三張驗傷報告,指著葉開道:“小宋,這個家伙手段太兇殘了,直接打殘一個,重傷一個,還有一個腦震蕩,這種兇徒,一定要嚴懲。”

說完,又朝門外喊了一聲,“小吳,進來,帶這個兇徒去拘留所,A06囚房,明天正式走相關程序。”

宋初涵皺眉:“鐘副所,去A06囚房不太好吧?那里關的可都是重大嫌疑犯。”

原來這人就是蔣云斌的表叔,派出所副所長:“怎么不好,他將人打成殘廢,還不夠嚴重嗎?”

“可是,我聽說是有個叫蔣云斌的想要非禮他妹妹,他這算是正當防衛,最多防衛過當。”宋初涵并不知道蔣云斌跟鐘副所的關系。

“有證據嗎?小宋,我們辦案是講證據的,不要聽信罪犯的托詞,小吳,還不快帶他走,到時候,自然會有法官來判定。”

……

“咣當!”

牢房門一開一合,葉開被推進了A06號牢房。

抬頭一看,里面已經有五個犯人,四個光著膀子,滿身都是紋身,剩下一個畏畏縮縮,明顯是受氣包。

“喲,又來了個小鮮肉,年紀這么小,犯的什么事啊,說來聽聽?”一個獨眼的紋身大漢笑嘻嘻地說道,滿臉不善。

葉開沒理他,暗暗在擔心妹妹。

自己被關進來,妹妹卻在家里眼巴巴等著,她一個人肯定在擔心害怕。

“喂,小子,獨眼哥問你話呢,你是啞巴啊?給老子滾過來,跪下磕頭。”一名紋身中年男指著葉開的鼻子喝道,手指都要點中他鼻子了,態度非常惡劣,瞪著眼睛好像隨時都會一巴掌拍過來。

什么?

葉開心里一突,早就聽說牢房黑暗,沒想到進門就遇到這種事。

更多精彩后續章節 盡在微信公眾號:漫畫部落聯盟

公眾號輸入框點擊《小說專區》-在首頁右上角點擊放大鏡輸入“極品透視保鏢”即可閱讀全文喲!